您的位置:英雄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武將觀察日記 > 武將觀察日記第21章

武將觀察日記第21章

作品:武將觀察日記

    游宮見教主?你師父正等著呢,他沒午睡。”

    麒麟道:“我……還有點事,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麒麟行至金鰲神器壇,昊天塔被通天教主取去制輪回門,剩斧、壺、琴、鼎四器懸浮石柱上。

    麒麟左右看看,伸手將煉妖壺取了下來。

    鼎身環繞上古銘文,微微綻放青光。麒麟閉上雙眼,喃喃道:“請借煉妖壺之力,以麒麟內丹獻祭,毀我麟角、麟鱗,散去我開天辟地,歲星之魄。”

    煉妖壺嗡鳴起來,鼎口噴出一道磅礴的青光,籠于麒麟身上,麒麟全身劇顫,咬牙閉上雙眼。

    一聲痛苦的咆哮聲于后山響起,霎時驚動了金鰲上所有仙人。

    黑麒麟在青光中化為原型,龍鱗豎起,一片片被神器之力扯下,帶著漫天金色血液。

    麒麟雙角斷折,身周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天地哀鳴,嶼中央金鰲池內,一聲幽遠的長鳴,池內探出巨大鰲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通天教主!”巨鰲一開口,登時如炸雷聲響,遍布全。

    聞仲怒吼道:“小黑!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麒麟內丹光華流轉,正要崩毀之時,一鞭跨越虛空狠狠抽來,將麒麟抽得直飛出去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麒麟不住抽搐,全身痙攣,拖出一道金色的血痕。

    午睡剛被驚醒的通天教主匆匆趕至,抱起麒麟,嘆道:“這又是何苦?怎么回來也不說一聲?”

    聞仲怒道:“你們平時盡慣著他!慣出如此德行來!”

    通天道:“罷了罷了……先把傷治好。”

    聞仲氣得渾身抖,大步行至通天身旁,道:“我的徒弟,我來教導。照你們這般再慣下去,遲早慣出禍來!”

    “把他帶去面壁!”聞仲喝道。

    麒麟被關小黑屋了。

    麒麟恢復人身,身體上傷痕愈合,靜靜側躺在小黑屋的地上,面對墻壁,聞仲來了許多次,每次俱是嚴詞訓斥。

    聞仲怒吼道:“你不想活了?!你要將內丹毀掉?!你要當凡人?!!要去陪那個叫呂奉先的?!為師現在便去殺了他!”

    麒麟一句話也不說。

    子辛在門外道:“師弟,你為何做這等事?”

    麒麟道:“我想……和他一起……一起去轉世……一起當凡人……一起老,一起死……”

    浩然開了屋門,嘆道:“你身上雖有天地初開時的混元之力,但豈是這么容易,說化掉就化掉的?萬物造化都有定則,從盤古開天后就各司其責,先天混元一氣無論在誰身上,都不能隨意再次抽離,否則將造成世界的動蕩,哪怕你只抽出一絲一分,都會令三界不穩。”

    麒麟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浩然道:“萬一你們都轉世去了,都彼此忘了,遇不見呢?”

    麒麟答:“你們可以來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誰也沒有,只有我。我還有師父,太師父,我輪回轉世了,你們會來找我,我再去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子辛道:“出來罷,面壁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麒麟道:“讓我回去,師叔,你再開個玄門,讓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浩然欲言又止,麒麟可憐巴巴:“我回去看看,等他死了我就回來,成么?反正在你們這里也用不了半天。”

    浩然手掌平推,鐘聲嗡鳴,虛空破開,現出萬古玄門。

    麒麟再不遲疑,縱身躍進了玄門。

    時空的亂流縱橫交錯,麒麟逆流飛向建安十二年時間坐標點,那處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怎么沒了?”麒麟難以置信道:“出口呢?!”

    麒麟轉身四顧,六魂幡猛地一沖,大吼道:“怎么沒了!出口去哪了?!”

    麒麟朝虛空一陣瘋狂亂錘亂撞,絕望地大喊道:“出口去哪了——!”

    “出口被封住了。”聞仲追到時間隧道中,沉聲道:“你還胡鬧得不夠!”

    麒麟氣息一窒,聞仲怒道:“我們將你養大,你連師門也不要了!就打算在那耗著,也不回來了?!你還是我的徒弟么?!”

    麒麟抽了抽鼻子,眼睛通紅,聞仲馬上改口道:“師父給你想了新法子……還能見面的。”

    麒麟:“轉世以后就不是他了!記憶都沒了!”

    聞仲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麒麟深吸一口氣,醞釀完畢,正要大哭大鬧,聞仲馬上道:“那處還有個出口!教主開的,未曾封上。先過去看看?”

    麒麟兩眼淚汪汪,飄到不遠處的另一個玄門前,跨了出去。

    永安二十年春,長安城,芳草年年綠,春風吹又生。

    麒麟跨出玄門,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呂布的墓室大門,上書:剛武神王仁德呂布。

    猶如當頭雷殛,麒麟一瞬間腦海中變得空白。

    聞仲道:“回去罷。”

    麒麟喃喃道:“我走走……我……這是多少年后了?”

    麒麟在墓室外看了一會:“太久了……這是什么時候了?”

    麒麟游一般轉身,離開了墓碑,喃喃道:“看錯了,去別的地方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西校場,萬名碑前。

    劉暉躬身,將一朵小花放在碑下,抬頭時現麒麟在不遠處呆呆看著。

    劉暉點了點頭,麒麟也茫然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在這里做什么。”麒麟問,他迷戀地盯著劉暉,那鼻,那眉毛,那唇,依稀又是那個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靈秀雙眼,令麒麟不想直視,然而眼中鷹隼一般的銳利神色,又令他不想移開目光。

    劉暉答:“我來代人放一朵花,有人每年都到這里來,在石碑下放朵小花。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麒麟道:“這是一統天下時,涼州營戰死的兵士名字。從前涼州營的軍師,在這里放過一朵花,被人學了去。”

    劉暉理解地點了點頭,客氣地問:“先生從何處來?”

    麒麟答:“從來處來。”

    劉暉吁了口氣:“我倒是忘了……未曾聽說有什么軍師,興許太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跟隨劉暉的一人,顯是涼州營的老兵,開口道:“涼州營的軍師……陛下,我可是一直記得吶……”

    劉暉淡淡道:“五叔還記得?”

    那人瞇著眼,未曾現麒麟,朝著石碑道:“自然記得……我在侯爺麾下當了不少年的勤雜……”

    “涼州營的軍師是個神話,主公殺董賊的時候,他就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軍師帶我們到涼州去,尋了片新天地,主公才能家,靠賣葡萄酒,賣鐵,招兵買馬。”

    “軍師平定西涼三城,在風雪中救出了主公……官渡之戰后剿滅了袁術,占到了咱們的都城……長安。”

    “軍師帶領我們,和江東聯盟,擋住了八十萬大軍,把曹操打得丟盔棄甲,又揮軍西去,滅了劉備劉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軍師帶著我們攻陷了鄴城,陛下才安全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都說軍師是個神話……”五叔緩緩道。

    麒麟低聲道:“碑下太多草了,你們也不清理。”

    麒麟蹲□,拔開名碑下荒蕪的雜草,劉暉也蹲了下來,幫他撥開草叢。

    一行行或熟悉,或陌生的名字延續到碑底。

    底部光滑平整,只刻著兩個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奉先? 小黑

    劉暉道:“中間那物何意?”

    “心,喜歡的意思。”麒麟起身說:“他還記得那個心的形狀。”

    劉暉抬眼望向麒麟,原先站在那處的少年已消失了。

    三千年后,金鰲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擺了家宴,眾弟子圍坐一桌,都不敢動筷子。

    麒麟眼眶通紅,淚水滾來滾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默默祈禱,千萬別哭……

    通天教主舉杯道:“好,恭喜咱們家的小黑,順利完成任務,經歷了考驗,幫助我們確立了時間軸,小黑同志在這次穿越的過程中臨危不懼,經歷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仍舊舉著酒杯:“……小黑同志排除險阻,歷盡萬難,嘗遍了人類的豐富情感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:“所以,我們今天為小黑擺一桌出師宴……”

    麒麟怯怯道:“太師父,我的手好酸,端著杯子四小時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道:“我再補充一點。”

    浩然叫苦道:“師父!”

    通天:“好好,不補充了,大家吃!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落筷,麒麟筷子在碗里劃拉來劃拉去,眼淚撲簌簌地朝下滾。

    子辛一見勢頭不對,忙道:“小黑,師哥和師叔給你準備了出師禮!”說著從身后取了個盒子,麒麟淚汪汪道:“謝謝……我很喜歡。”

    盒子里是幾個畫成帆船的赤壁鵝卵石,十分精致漂亮。

    聞仲咳了聲,道:“喝酒,慶祝小黑終于出師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笑道:“太師父也給你準備了點出師禮,你看?”

    通天交來一疊照片,正是先前去赤壁秋游時拍的。

    “謝謝太師父。”麒麟勉強道,抽了照片疊來疊去查看。

    第一張:甘寧一臉痞笑,捏凌統的下巴。

    第二張:拍照角度從下到上,馬和張遼吃驚的表情

    第三張:高順溫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第四張:趙云脖子上騎著阿斗,阿斗樂不可支,趙云抬眼朝上望,一臉擔憂,握著阿斗的小腳,一副生怕他摔下來的表情。

    第五張:呂布正襟危站,面癱相,對著鏡頭擺了個“耶”的手勢,手指頭修長漂亮,身后背景是熊熊燃燒的赤壁船隊。那是麒麟親自給呂布拍的。

    麒麟看了三秒,淚水在眼眶里滾來滾去。

    子辛與浩然小心翼翼地放下筷子,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通天道:“那個……小黑?你今天出師了,等于也是長大成年了,這個……哭鼻子的習慣可要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麒麟抽了下鼻子。

 &nb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英雄小說網
推薦閱讀 武將觀察日記 武將觀察日記第21章 笑傲云端(范兒十足) 方芥舟和他的女人們(孔繁言) 檢察官大人,別霸道(憶昔顏) 九重韶華(看泉聽風) 夢斷遼煙(海天無垠) 奪舍成軍嫂(伯研) 地球牛人(碭山酥梨) 哥哥有毒(風清煙) 帶著火影系統到異界(魚丸醬醋米) [紅樓]黛玉重生(中華田園喵)
楚天风采22选5开奖